查看: 25351349|回复: 0

关于沁阳重推神农氏故里的重要性

[复制链接]

18

主题

19

帖子

12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
发表于 2018-5-4 16: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我们在网络搜索神农山,都会看到这段文字:河南沁阳距炎帝神农故里(山西高平)不足50公里,周围9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共有100多个与神农相关的地名与传说。全国考古学会会长罗哲文教授经过考证认为,海拔1028米的神农山紫金顶是神农炎帝的祭祀场所,称其为“华夏第一坛”。但是当我们百度一下“炎帝故里”和“炎帝陵”的时候,我们会惊奇的发现,距今6000年至5500年左右生于姜水之岸(今宝鸡市境内),随着历史发展,其后代又沿渭水向东南又迁徙到湖北、湖南、山西等地,广义上,炎帝是一个氏族部落,存在若干世系。故全国有五处炎帝故里,陕西宝鸡、湖北随州、湖南炎陵以及会同县、山西高平均被视为炎帝故里,而陕西宝鸡特别强调自己那里是一代和二代炎帝诞生地和故里,后来才到山西等地发展的。





    我们暂且不管哪个城市是炎帝真正的诞生地和故里,哪个城市是炎帝真正的陵园,我想说的是,咱们沁阳神农山仅仅把自己和炎帝关联在一起的定位是错误的,这也就是为何全国各地游客说咱们神农山没有深厚文化内涵的原因,因为人家都知道那五个城市是炎帝故里和陵园,你再宣传伏羲殿和祭天坛还有啥意思,你自己也承认距离炎帝故里50公里,这是多么没有远见的定位。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因为神农氏不是炎帝,神农氏是位列三皇之列,而炎黄二帝位列五帝之列,没有开天辟地的三皇,就没有五帝的部落繁衍生息,何况与黄帝大战的炎帝姜榆罔,和神农氏相差十二代之久。五帝共有三种说法,一说指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第二种说法指大皞(伏羲)、炎帝、黄帝、少皞(少昊)、颛顼。第三种说法指少昊(皞)、颛顼、高辛(帝喾)、尧、舜。不管怎样解释五帝,三皇始终不变,即使稍有变动,燧皇变成娲皇,农皇神农氏一直不变,这就是为何我要提出沁阳重推神农氏故里重要性的原因,咱们神农山的始祖峰可不能随便说是有关伏羲的就算了,其实还有关神农氏,经过我半月来的调研结果,我们神农山应该重点推广咱们是神农氏故里才对,我们这里是三皇之一,农皇神农氏诞生之地和部落生活、播种五谷、采药编书、祭祀祈福的地方。

一、神农氏追根溯源
    我们都知道三皇五帝中的三皇,分别是燧皇(天皇燧人氏)、羲皇(人皇伏羲氏)和农皇(地皇神农氏),我们也都知道燧皇燧人氏,是羲皇伏羲和娲皇女娲的父亲,而他们的母亲是著名的中国始祖母华胥氏,陕西蓝田非常重视华胥氏的宣传工作,因为人家是中华始祖母的故里。河南商丘也非常重视燧人氏故里的宣传工作,甘肃天水更重视伏羲氏故里宣传,河南淮阳也很重视伏羲都城和太昊陵的宣传工作,看到这里我们是不是明白了些什么,没有人说神农氏的故里是哪里,而只有陕西宝鸡和湖北随州说自己是炎帝的故里。准确的说,至今没有一个地方说自己是神农氏故里的,这就是我要说的问题关键,因为他们都在争抢炎帝和黄帝故里,而不是神农氏故里,三皇中的两父子也都有了各自诞生和长眠的故里。那么神农氏的故里到底在哪里呢?这就要先来追溯一下盘古开天辟地、燧人钻木取火、华胥氏族迁徙等方面。
    笔者根据诸多史料记载,已经理清了盘古开天辟地后,人类又经历了天皇氏、地皇氏和人皇氏的过程,然后才到三皇五帝时代,真实的历史是这样的,据《帝王世纪》记载:“天地开辟,有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 。”我们暂且抛开天皇氏和人皇氏不说,来说说与神农氏相关的地皇氏,地皇氏是中国上古神话人物,共有兄弟十二人,这十二个兄弟都长着女人的面容、高大的额头、马的脚掌、蛇的身体 。他们以火德王天下,继天皇氏之后成为部落首领。治所在今黄河中游的龙门山、熊耳山一带,共在位一千八百年。据说,神农氏等三皇五帝是其后裔,注意这一点,关于天皇氏的简介也是这样说的,据说伏羲等三皇五帝是其后裔,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地皇氏的发源地在河南,《太平御览》引《遁甲开山图》曰:“地皇兴于熊耳、龙门山”。即地皇出治之所在黄河中游地区的熊耳山、龙门山,地属今山西、陕西、河南三省的交界处,此地当为地皇时代中国版图的几何中心。龙门山在河南省洛阳市南郊13公里的伊河两岸东、西山上,熊耳山位于河南省卢氏县横涧乡境内,距县城30公里,洛河与伊河之间。这与神农氏母系社会部落起源于河南西部相吻合,我们也都知道从伏羲开始就是父系社会了,神农氏是接替了伏羲氏的天下,而关于天皇氏和地皇氏的记载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天皇氏(盘古和神女的儿子,住在昆仑山)是地皇氏(住在河南洛阳和卢氏县之间)的父亲,地皇氏是人皇氏的父亲,然后才是有巢氏、燧人氏、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五个氏族,这里的皇和氏都是神的意思。总之最初的三皇是神话里的人物,可以看得出都不是人形的,不是龙就是蛇,甚至伏羲和女娲也不是,这都是后世人类传说的结果,我们说说三皇五帝固定人员之后的事情,虽说传说中三皇与后来的三皇五帝时候一样,估计是后人混淆了两代三皇。
    后来,燧人氏(河南商丘)和华胥氏(陕西蓝田)两个部落的人类开始慢慢互相来往和结合,这也是最早的跨省婚姻,然后因为族人越来越多,不得不重新开辟地盘寻找食物,所以燧人氏部落和华胥氏部落开始发枝散叶,在周边省市到处驻扎,伏羲和女娲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生的,这也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的转变,说伏羲和女娲兄妹结合,其实是错误的,应该是兄妹俩领导的两个部落互相通婚才对,因为当时是母系社会,知母不知父,传说女娲补天之类的,其实是女娲族人学会了冶炼矿石和制作彩陶技术,伏羲族人则学会了结绳为网开始捕猎,因为伏羲和女娲部落的结合,伏羲被推举为皇,他其实是第二个皇,他的父亲因为发明钻木取火被部落推选为燧皇。燧人氏,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就是祝融氏、也被称为魁隗氏,而神农氏又叫烈山氏,又被称为烈山氏和魁隗氏,看出问题没有,他们居然是同一个族的人,因为在《风俗通义》中,祝融氏同伏羲和神农并称为“三皇”,也就是说,燧人氏就是祝融氏,祝融氏就是魁隗氏,魁隗氏也就是烈山氏,那么神农氏和燧人氏有什么关系呢,据《左传· 昭公二十九年》 记载,有烈山氏之子曰柱,为稷.自夏以上祀之。大家都知道神农氏是烈山氏,在湖北随州,有烈山,也叫厉山,我想说的就是这一点,烈山氏其实不是地名,纯属湖北随州自己一厢情愿拉的关系,他们那里其实是在第十二代炎帝部落辞去黄帝封赏,前往湖南途中(最后死在湖南炎陵县),有一支确实到过随州,也可能永远住在了那里,然后教授当地百姓耕种技术,但绝对不是神农氏本人、也绝对不是烈山氏的诞生地和故里,因为他那里不具备条件,河流太小,湖泊太多,耕地不足,地势太低,经常水患,不符合原始人类居住和种地的条件,他们需要更大的山脉和洞穴居住,更何况随州也不是三皇时代的文明发源地,河南燧人氏和陕西华胥氏才是人类发源地和祖源。我们都知道,三皇时代,都是以各自的贡献而被推举为皇的,比如燧人氏发明了火,被推举为燧皇,伏羲氏其实是太昊,《汉书·古今人表》:“ 太昊帝,宓羲氏 。” 颜师古注引,张晏曰:“ 太昊 ,有天下号也。作罔罟田渔以备牺牲,故曰宓羲氏 。”参见“ 太皥 ”。可以看得出,伏羲是因为教人做网渔猎、善于烹饪而被尊为羲皇,神农氏也不例外,不用问是因为教大家播种五谷和采茶识药才会被尊为农皇的,而且三皇所在的母系氏族和父系氏族原始部落,种植的主要食物之一就是小米,我们可以百度一下小米主产地,就在我们豫西北和邻居山西省。
    根据《国语•鲁语上》的记载:“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注意,是指燧皇父子),其子曰柱,能植百谷百蔬。”可以肯定神农氏也是烈山氏,也就是燧人氏的另一个儿子,名字叫柱。这一段引语,有的文献又将“柱”写成“农”,可能“柱”又名“农”,古人因“能植百谷百蔬”而称之为神农氏。《礼记·祭法》 称之曰“厉山氏”, 并谓:“厉山氏之有天下也, 其子曰农, 能殖百谷 。”也不排除古人的方言或口误。大家一定又以为这里的厉山是湖北随州的那个烈山,绝对不是的,因为烈山的意思不是指山名,而是指放火烧山、开垦土地!综合研究各种史料,烈山氏、神农氏、炎帝并非一人,三者各有所指,在先秦文献中具有明显区别,汉朝以后才混为一谈,烈山氏就是燧人氏(祝融氏),是伏羲和女娲的父亲,也是神农氏的父亲,神农氏是接替了兄弟伏羲氏的天下,炎帝则是神农氏的后代。目前河南、陕西等地的考古发现证明,中国在七八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农业化时代,而我们沁阳神农山前土地肥沃、水利充足,完全具备这个地理条件。烈山氏,“烈”在古汉语中是“烧”的意思,“烈山”就是烧山的意思,意思是放火烧山,开垦土地的意思,而我们神农山一代,从古至今就有烧山开荒、披荆斩棘的习俗,没错,我们这里的人很会玩火,5000年的盆窑黑陶历史就是鉴证,遍布神农山脉的大小梯田也是证明。

二、伏羲氏和神农氏的后代
    燧人氏族与华胥氏族后来又分化成了伏羲氏和女娲氏、神农氏和有熊氏多支,我们已经在第一部分了解到了燧人氏和华胥氏的发源地,一个在河南商丘,一个在陕西蓝田,我们下面来说一下伏羲氏和神农氏。
我们都知道伏羲故里在甘肃天水,建都和陵园都在河南淮阳,这是为什么呢,这是燧人氏和华胥氏对外发展部落栖息地的时候生的伏羲,这一点华胥氏故里蓝田解释的很清楚,燧人氏部落和华胥氏部落在甘肃探索新的栖息地时,华胥氏已经怀孕数月,仍要坚持带着亲从去体察故地族民生活、生产状况,先渡过渭水、泾水到达华亭(今甘肃庆阳市华池县),又到达成纪。由于劳累和临近产期,不能返回华胥渚,便在成纪生了儿子伏羲。这便是华胥为何既居华胥之渚,又生伏羲于成纪的原因。再后华胥怀孕又生女娲,伏羲、女娲氏族东迁,华胥年迈,遂安居于华胥之渚,去世后葬于此,先民埋葬并祭祀。关于伏羲的女儿,据《史记》记载:宓妃,她是伏羲氏的女儿,淹死在洛水中,成了洛神。晋代皇甫谧所著《帝王世纪》,是一部专述帝王世系、年代及事迹的史书,所叙上起三皇,下迄汉魏。三皇首列伏羲,言伏羲功业:“继天而王”“作八卦”“造书契”“作瑟三十六弦”“制嫁娶之礼”“取牺牲以供庖厨”等。我们注意到,皇甫谧说:“女娲氏……承庖牺制度。……及女娲氏没,次有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连氏、赫胥氏、尊卢氏、浑混氏、昊英氏、有巢氏、朱襄氏、葛天氏、阴康氏、无怀氏,凡十五世,皆袭庖牺之号。”他一方面把伏羲当作一个古帝,另一方面将《庄子》中提到的一些名称统统纳入伏羲名下,这是不正确的,尤其还有一种说法更为离谱,说有苍茫氏代替三代大庭氏,是一位主持正义女部落首领,又在位多少代等,都是后人附会的,也不符合黄帝后裔族谱描述,还说他们“皆袭庖牺之号”,其实是把伏羲当成一个时代,这样,伏羲的赫赫功业,就未必是一人所创,那是肯定的,以上诸氏都是臣子或盟友,就像后来的炎帝和黄帝联盟一样。
    燧人氏将部落交给伏羲和女娲之后,人们学会了结网捕猎和烧制陶器,但还是只会吃火烧烤过的肉食,并且可以吃的肉越来越少,这个时候,我们的关键人物,厉(烈)农(柱),也就是辩五谷、识草药的神农氏出现了,他并不是传说中的炎帝的儿子,而是烈山氏(燧人氏)的儿子,因为这个时候第一代炎帝还没有出生,哪能没有三皇,先有五帝的道理。所以,新的一代皇者,农皇诞生了,他就是伟大的农皇——神农氏,所以伏羲氏禅位,神农氏成为天下共主。据古代传说伏羲和女娲其实只有四个孩子,而神农却有十三个之多。在原始部落,不光是看能力推举皇者,家族成员的数量也是决定成败的关键。我们查看了许多学者的调研文章,有的黄帝后代族谱里说烈山氏就是“太典”,有的族谱直接就写明了祝融一代到祝融二代到太典,这一点足以证明燧人氏和神农氏父子才是中华始祖,这也可以肯定是伏羲让位的原因,也就是现代人说伏羲女娲是神话人物的原因,因为后代太少,在伏羲名下的姓氏屈指可数,但是我们沁阳却有伏羲的嫡系后裔,唐代著名大将东何,也就是练何将军,世代居住在我们神农山脚下的赵寨村,并且死后族人非要葬在神农坛下及周围,这都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伏羲氏、女娲氏和神农氏部落的确生活在我们沁阳神农山这片土地上,这也是我们神农山为何是神农氏发源地的又一力证!因为伏羲和神农是亲兄弟,父亲家就在河南商丘,母亲家就在陕西蓝田,沁阳处于两地之间,是孩子们分家发展的理想之地,而且我们这里地势很高,接壤山西,自古就有神农氏传说一百多个,最关键的一点,据明万历五年《温县志》记载:“神农涧,在县境内,相传神农采药于此,尝五谷,以杖画地遂成涧。如果神农氏不在我们沁阳,怎么可能跑到温县来以杖画地变出神农涧呢。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位燧人氏(祝融氏、烈山氏)的儿子、伏羲氏的兄弟,他为啥叫柱呢,是什么让他叫这个名字呢,按照有些学者石龙是神农的说法,我们的燧人氏和华胥氏,完全可以根据附近的山形给自己的儿子取个名字叫柱,而纵观河南山水,哪里才有这么霸气的可以称为柱的地方呢,当然只有我们神农山的主峰紫金顶海拔1028米,自古就号称“中天玉柱”。还有始祖峰也不是假说的,这个柱就是神农氏本尊,燧人氏的另一个儿子,伏羲氏的兄弟烈(厉)柱(农),神农(龙)山其实就是柱的出生地和部落栖息地,才会有后来的山西高平规模宏大的神农城和炎帝传说,因为三皇时期是以穴居为主的。传说中的神农山是伏羲女娲成婚、补天(冶炼矿石)的圣地,神农氏之所以选择这里设坛祭天,当然有崇拜祖先、慰藉先圣之意。说白了,神农氏所祭的“天”,有可能是指伏羲和女娲。神农氏也同伏羲、女娲(或燧人氏)一起被后人尊为“三皇”,称为中华民族的始祖,受到历代人民的祭祀、朝拜。只不过在后来的旅游开发中,神农山更多地突出了炎帝文化元素,笔者也认为神农山忽略了神农氏始祖地是一大失误。太行山一带百姓特别地崇拜伏羲与女娲,单地名就可以充分体现,如神农山里有大雄山,在桃花谷之左,山半有祖先洞。女娲峰在谷口之右,峰腰有女娲洞。始祖峰从谷底拔起,其下是伏羲殿。始祖峰、女娲峰、祖先洞、伏羲殿、泥人场、分人石,都具有明显的神话色彩,与人类起源和早期家庭生活有关。因此,始祖峰不光是纪念伏羲而命名的,也因为神农氏烈柱也诞生于此,甚至烈柱死后也埋葬于此,没有错的话就在始祖峰下。
    位于华夏历史文明发祥地中心区域的沁阳,依靠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经考古调查,距今约8000年的新石器时期济水和潴龙河沿岸新石器时代遗址、裴李岗文化捏掌遗址、紫赵遗址、仰韶文化的肖寺遗址、崇义遗址、从二里头文化的杨香遗址、西苟庄遗址、直到周文化的小赵遗址等古文化遗址23处。尤其是在沁阳仰韶文化遗址中陶器类型有20多种,神农山前的盆窑黑陶工艺已经传承了5000年之久,就是最佳的力证。而且,神农山极有可能过去叫神龙山,因为神农山过去真的有龙存在,而且直至东汉还有真龙存活,我们都知道在原始社会龙图腾的诞生是需要依据的,根本不是有些学者说的什么石龙就是神农,而是神龙就是神农才对,据《怀庆府志》记载:东汉桓帝延熹七年(164年)六月,河内野王(今沁阳市)山上有龙死,长可数丈,即此故名,这也是我们神农山老龙沟的由来。按照我们中华民族的念祖情怀,伏羲才会回到河南老家定都。神农山是农耕文化发祥地,神农时代是我国母系社会并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的转变时期,人们使用耒耜开垦洪荒,由刀耕火种向锄耕发展,实施农家驯养。又发现和利用草药,疗医百病。神农时代开始制作陶器,作为生活日用品。人们在解决生死攸关的吃饭生息繁衍问题中,开始了以物易物的市集交换。社会的前进使人们对未来充满希望,崇拜对氏族有杰出贡献的领袖人物,祈求天地风调雨顺,免除灾难,确保农业丰收,人们安康乐业的祭祀活动也就相伴而生。分布在神农山下的几处古代文化遗址,基本上是以仰韶文化为主,上溯到裴李岗时期,下延到三代。基本上反映了裴李岗到仰韶早期的先民们,即神农时期在南太行沁阳从事农业种植,制陶,丧葬和宗教观念的情况。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河南省文物工作队曾在沁阳圪垱坡遗址进行调查和探沟试掘,共采集出土各种整、残器物300多件,还发现一处方向一致,已具身份差别的排葬坑。圪垱坡遗址在神农山南去10公里古禮水(即济水)河畔,以仰韶文化为主层,厚达3米多。仰韶文化层中的石器有斧、刀、铲、箭头、环、磨石、弹丸等,陶器有纺轮、刀、球、环、白陶环、瓮、钵、盆、杯、缸、鼎、豆等,骨器有箭头、簪等。彩陶较为丰富。“稳重和谐的图案设置,对比鲜明的施绘技巧,质朴淳厚的艺术风韵……在迄今公布的仰韶文化中是独树一帜的。”圪垱坡遗址既有红山文化的因素,又有半坡、庙底沟、王湾文化、齐家文化的内涵,这表明神农文化在南太行并从怀川向外扩展影响周边。罗立洲先生指出:“神农氏所处的时代距今约六千至九千年,在考古学上为新石器时代。”又说:“神农氏处于仰韶文化前期到末期黄帝交替时期,恰好约两千多年。”神农山前的仰韶文化遗址和裴李岗文化遗址就是神农农耕文化的遗存,神农故道正是从“洪荒”走到现代的实证。
    另外,我们这里还有有考证过的远古神仙洞人文化,神仙洞就在我们沁阳神农山一脉。 据史料记载,丹河峡谷在5000年前就有古丹茱部族栖息于此。通过丹河峡谷的丹陉是太行八陉中的第二陉,是古时穿越太行山的八条通道之一,地理位置险要,从古到今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有5000年前古丹茱(尧帝的儿子)族的遗址,三国时期的“古羊肠板”遗址,唐宋时期的古堡、水磨,明清时期的民居、寺庙等古迹。据沁阳市文物局证实,“神仙洞”内出土的石斧为新石器时期的打制石器。在石斧收藏者九渡村居民刘青家中,这把石斧打制得很精细,并且有明显的使用痕迹,证明远古时期先人们曾在此洞内居住过。洞内岩壁上发现并拍摄到至少十几处形似女性生殖器和女性乳房的图形,图形形态各异,十分神似,并且有些图形有明显的凿磨痕迹。据分析,这些图形应该为远古时期人们生殖崇拜遗存的图腾。女阴在历史上曾经享有很高的地位,这是母系社会居住过的具体表现,更加证明了神农氏文化起源于河南,就在神农山的说法。山西高平和陕西宝鸡应该是有一代到两代炎帝或族人在那里居住过才对,我们现在所说的黄帝和炎帝,都是太典以后十几代的孙子,都生活在距今4000多年前中国原始社会后期,而且陕西宝鸡地理位置也不符合,周人有自己的祖先,从来不祭祀和尊炎黄为祖先的,就不要给自己争抢祖先了。
    根据许多黄帝后代的族谱显示,祝融一代到祝融二代,接着就是太典和少典了,也有传说伏羲的孙子是太典,其实也是错误的,因为神农氏接替伏羲为王,这是有先后顺序的,所以,炎黄两支真正的顺序应该是:
燧人氏(父)-伏羲氏(兄让位)-神农氏(弟为王)-太典-少典(有熊国主)-长子石年(世人推举炎帝)-临魁-帝承-帝明-帝直-帝厘-帝哀-帝克(弃位)-帝克子(弃位)-榆罔(曾孙称帝出征),这是炎帝一脉。
燧人氏(父)-伏羲氏(兄让位)-神农氏(弟为王)-太典-少典(有熊国主)-次子勖其(有熊国接班人)-巨駓-芒昧-夷栗-伯坚-赫胡-封胥-依卢-启昆-黄帝(世人尊为黄帝)这是黄帝一脉。
以上是根据黄帝后人族谱顺序记录下来的,族谱显示的就是祝融一世到祝融二世到太典到少典……所以,炎黄二帝主要是指末代炎帝姜榆罔和黄帝公孙轩辕,他们是血亲,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共有祖先是燧人氏、伏羲氏、神农氏和太典。后来,祝融也演变成官职名称,可见后世对燧人氏(烈山氏)的敬重,比如河南郑州的祝融重黎就是颛顼氏之后,上古帝喾在位时,有一个叫重黎的人,是颛顼的重孙(《史记·楚世家》:“高阳生称,称生卷章, 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 帝喾命曰祝融……﹝帝喾﹞诛重黎 ,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他的官职是“火正”,即负责延续火种的官。重黎忠于职守,努力为帝喾和广大黎民服务,当火官有功,帝喾于是赐以“祝融”的封号。“祝”是永远、继续的意思,“融’是光明的象征,就是希望重黎继续用火来照耀大地,永远给人带来光明,有一代祝融火官还是楚国始祖和罗姓、芈姓等始祖,这都是后话不提。
总之,神农氏走上了农业化的道路,成为中原诸部落的首领,而有熊氏则继续过着游牧生活。


三、炎黄母族的居住地

    传说中的炎帝母亲任姒名女登,为少典之正妃,游华阳之常羊,九龙山现神龙首,任姒感神龙而生炎帝,传说炎帝牛角似龙,三天能讲话,五天能走路 ,七天生齐了牙 ,任姒取名曰“石年”,少典以为不祥,欲弃之,任姒不忍弃之,遂养炎帝于姜水,故姓姜,又叫烈山氏。一说炎帝,姓伊,名轨,因是任姒所生,从任姓,故姓伊。传说中的黄帝是有熊国君少典氏之子,号轩辕,姓公孙,又姓姬。少典娶有娇氏的女儿附宝为妻。附宝与少典成婚后,某夜在郊外田间散步,抬头仰望星空,突然天空发出一道万丈光芒,如闪电,似银蛇。围绕北斗七星旋转不停。最后这道光芒从天而降,竟然落在附宝身上,附宝只感到腹中有动,自此就有了身孕。其实,炎黄二帝出生的感生神话是上古时代许多“英雄人物”身世的共同特征,如伏羲之母履“大人迹”而生伏羲,商人始祖契为有城氏之女吞玄鸟蛋而生,周人始祖后稷为其母姜螈践“巨人迹”而生,秦人始祖女惰亦为食玄鸟蛋而生等。这类神话,正反映了炎帝和黄帝出生于“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氏族社会。
    关于“华阳”的记载,《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帝王世纪》说:“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女登为少典妃,游华阳,有神龙首,感生炎帝。”少典为有熊国君,而河南新郑古为有熊国,炎黄二帝既为少典族(有熊氏后代)之子,新郑的这个“华阳”为第八代炎帝榆罔的出生地(有争议,也说开封是出生地)。著名考古学家唐兰在他的《西周青铜器铭文分代史微》中说:“华、地名……。在河南省密县,西为嵩山,是夏族旧居,所以华即夏,中华民族起于此。”华阳汉属密县,今属新郑。或谓今河南荥阳县庙子乡境内的浮戏山即古华山,其南坡叫“华阳”,华阳坡上榆树成林,末代炎帝出生于此,因榆林密集而取名“榆罔”。其地距新郑亦不甚远,新郑至荥阳一带,似可视为炎帝故里所在。现在明白了吧,这里说的炎帝之母也是最后一代炎帝姜榆罔的母亲,嫁给了少典族(有熊氏)一个国君,而不是嫁给了少典。
    关于有蟜氏,姒姓部落之一,是上古时代汉神话族传说中炎黄二帝的母族,位于河南洛阳市嵩县境,也是有崇氏(崇伯鲧)及夏后氏的活动中心。《国语·晋语四》:“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有蟜氏是蜜蜂为图腾的部族,居住在平逢山。有蟜氏是崇拜蜜蜂的始祖部落,长期与有熊部落通婚。平逢山为洛阳北邙山之首,是炎黄二帝母族的故乡,但不是出生地。另外根据苗族古歌记录,说当年涿鹿和阪泉大战的事情,一开始是赤龙公(末代炎帝榆罔)和蚩尤大战,然后打不过,就又叫了自己的亲戚黄龙公(黄帝轩辕)来帮助就打赢了,把蚩尤打跑了。《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炎帝(姜榆罔)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躯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由此可知阪泉之战发生于神农氏时代之末,由原始农业的发明所开创的全盛时期氏族制度早已走向衰落,为物质利益而进行的战争日益增多,给正常的生产生活带来巨大威胁,社会分化日益加剧,氏族制度的习惯法对于调节社会矛盾已显得无能为力了。为了应付越来越多的战争,先是亲属部落联合结成联盟,进而又结成范围更大的联合体,武力强大的黄帝部落最终征服天下,根据“以力为雄”的原则,成为享有很高威信的“酋豪”,很多较弱小的部落纷纷投靠,以求得保护。然而活动地区相近的炎帝部落也在四方征讨,扩大自己的势力,同样想占有雄者的地位,为此,两强相遇,黄帝、炎帝间终于发生了阪泉之战。
    关于黄帝的出生地,主要有寿丘和天水两说。晋皇甫谧《帝王世纪》主张黄帝生于寿丘:“黄帝生于寿丘,长于姬水,因以为姓。”唐张守节《史记正义》说:“寿丘在鲁东门之北,今在兖州曲阜县东北六里。”据此则黄帝生于今山东曲阜。此说可商,因为鲁国本为“少昊之墟”,是东夷集团的势力范围,华夏集团的黄帝不可能出生在那里,在周成王“践奄”以前,尚未发现姬姓势力到此的痕迹。在寿丘说之外,北魏郦道元认为黄帝生于天水。他在《水经?渭水注》中说:“黄帝生于天水,在上邽城东七十里轩辕谷。”天水在今甘肃天水县,秦时为上邽县。郦氏此说也难以成立。遍阅有关文献典籍,没有任何事实足以证明黄帝生于天水。
    我们认为黄帝生于河南新郑。新郑古称“有熊”与“轩辕丘”。东晋王嘉《拾遗记》说:“轩辕黄帝出自有熊之国。”明陆应明《广舆记》说:“轩辕丘新郑,古有熊氏之国,黄帝生此因名。”清吴乘权等辑《纲鉴易知录》云:“黄帝生于轩辕之丘,姓公孙,国有熊。”郭袁恒《历代帝都考》中虽然提到“黄帝生于寿丘”,但主张此寿丘不在山东曲阜,而是在河南新郑,亦即轩辕丘。清康熙三十四年《开封府志》载:“黄帝者,有熊国君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其母附宝,感电光绕北斗而有妊,生帝于轩辕之丘,因名轩辕。”《清一统志》注谓:“轩辕丘,在开封府新郑。”黄帝生地也是其最早的都邑所在。皇甫谧《帝王世纪》说:“新郑,古有熊国,黄帝之所都,受国于有熊,居轩辕之丘,故因以为名,又以为号。”又云:“或言〔新郑〕县故有熊氏之墟,黄帝之所都也。郑氏徙居之,故曰新郑矣。”或谓黄帝生于陕西黄陵县境。有的学者指出,陕西是周人的老家。周人“既不追尊黄帝,也不理会尧舜,而是有他们自己的一套家谱。从这些家谱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姬、姜二水和黄帝炎帝得姓之由,决不可能在陕西,所以陕西的土著周人甚至一直到春秋时代他们还不把黄帝或者炎帝作为自己的祖先,黄帝故里非河南新郑莫属。这是我们这个调研话题的关键,就是首肯新郑是黄帝唯一故里。

四、三地结盟的重要性
    我们沁阳与炎帝故里高平和黄帝故里新郑距离都很近,一南一北炎黄文化非常明显,地理位置非常具备,然而不管是陕西还是湖北,都不具备农耕民族生存发展的条件,因为没有山西和河南如此高大雄伟的穴居山脉和广阔肥沃的土地耕种,陕西和湖北不是丘陵就是湖泊,仅仅适合部落支脉居住,但绝对不是神农氏母系社会部落和父系社会部落的选择之地!山西高平晋南及其附近地区还是中国古代文明起源、考古发现这里是“五帝时代”核心地区,神农氏族以沁阳神农山为中心,北有高平炎帝,南有新郑黄帝,周围还有濮阳帝喾、颛顼与虞舜,襄汾陶寺的“尧都平阳”,夏商都邑。按照传说的“五帝时代”来自“三皇”时代,那么神农氏作为两代的传承者,传说恰恰在神农山这个核心地区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了!我们沁阳的华阳之地,我们都知道沁阳有神农山,神农山之阳就是沁阳,神农山有一处叫阳洛山,还有云阳山、云阳寺和云阳寨,而且我们沁阳的沁河边还有一个村子叫阳华村,这个村子的位置正好就在山前河边,华之阳地,站在这个村子里,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神农山和沁河水,阳华这个地方还有非常古老的汤帝庙,捏掌还有尧帝庙等,都是非常古老的村落。
我们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出炎黄二帝是地地道道的河南人。我们沁阳应该首肯新郑为黄帝故里,山西高平为两代炎帝都城,也可以称为故里。我们神农山要奠定三皇之一的神农氏地位,我们要和炎黄故里形成合力,开辟认祖归宗一条线和始祖文化旅游观光区,山西高平和河南新郑,与沁阳神农氏族一脉相承,以神农山为发源地,一南一北农耕和渔猎发展,各自选择了土地广阔,水源充足之地栖息繁衍,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我们的理念应该转变,我们是神农氏故里,不单单是炎帝祭天坛和伏羲始祖峰,女娲炼石场,我们沁阳、要和高平、新郑一起,每年三月以一家十天的形式,举办国际祭祖大典,形成全球华人认祖归宗文化旅游带,让世界公认我们三地才是正宗。
    今后,我们还要在神农山前修建源于覃怀之地的姓氏祠堂,开设怀府特产区,主打四大怀药、闹汤驴肉、神农陶、山药酒等特色产品,主打神农氏故里牌,目前现状是山西高平巨资投入宣传炎帝故里,新郑更是不用说了,人家投资的黄帝故里也不是小数目,我们正好趁着这个大好时机与两地结盟,迅速提升我们三皇之地、神农氏故里形象,可以考虑专门设立旅游专线,投入三地城际公交或旅游铁路专线,为促进我们沁阳经济文化和神农山旅游业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综上所述,沁阳只有走神农氏故里路线,携手炎黄二帝故里,以认祖归亲,神农研讨,商务论坛,音乐大典为年度盛事、再配合温县太极论坛、炎黄故里研讨会等才能进一步提升对外形象和扩大世界影响力。我们还要尽快投资古怀庆府一条街,做到全年文化盛典不停歇,三月拜祖季,七月音乐节,十月神农论坛,元月怀商论坛、二月太极年会等循环召开,再配合唢呐节,音乐剧等,沁阳立马就会扭转神农山客流量小的被动局面,因为不管从山西高平线过来,还是从河南新郑线过来,作为认祖归宗一条线必经之地,我们都会得到实惠,并可迅速扭转沁阳的被动局面,因为我们是神农氏故里,我们为神农氏代言!因为工作原因,我是业余收集整理,编写的如有不周之处,欢迎全国各地和海内外学者们批评指正。(怀府刀客王涛 收集/整理/编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有关内容或改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神农户外第八次改版,感谢大家十二年来的不离不弃与关爱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